第一章 上帝的聖言 <按此閱讀全文>

2017-09-22 09:01:57 admin 411

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相信……

聖經,新約聖經及舊約聖經,乃是寫出來的上帝的聖言。由上帝所默示,藉著聖潔的神人,被聖靈感動說出及寫成。在這聖言中,上帝將得救所需的知識賜給人。聖經是上帝旨意之無誤的啟示,是品格的標準、經驗的試金石,是各項教訓之權威性的顯示,並是上帝在歷史中的作為之忠實的記錄。(119105;箴3056;賽820;約1717;帖前213;提後31617;來412;彼後12021)

——基本信仰第一條

 

 

1章 上帝的聖言

 

  世上沒有一本書,像聖經那樣為人所愛、為人所憎、受人尊敬,又遭人譴責的了。有人為聖經而死、有人為聖經遭殺害。它激發人們最偉大、最高貴的行為;同時又為了人最敗壞、最墮落的行為而受責怪。多次戰爭為聖經而打,許多革命孕育於聖經篇章之中,其中的理念傾倒了王國。各種觀點的人——從解放神學家至資本家,從法西斯主義者至馬克斯主義者,從獨裁者至解放者,從和平主義者至黷武主義者——他們都從其中尋找支持,以證明他們所行是正當的。

 

  但是聖經的獨特性,並不是出於它那無與倫比之政治的、文化的、及社會的影響力,而是出於它的源頭並它的主題。它是那獨一無二的神人,上帝的兒子,世人的救主,耶穌基督的啟示。

 

一、神聖的啟示

  雖然自古至今都有人懷疑上帝的存在,但是許多人都曾有把握地見證上帝存在,並說祂曾顯示祂自己。上帝如何顯示祂自己?在上帝的啟示中,聖經如何發揮它的功能呢?

 

1.一般啟示

  從歷史、人類行為、良心及大自然中,得到對上帝屬性的領會,常被稱為「一般啟示」,因為它是人人都可得著,並訴諸於人的理性的。

 

  對無數的人而言,「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191)日光、雨露、山岳、溪流,都見證著一位慈愛的創造主。「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120)

 

  有人在朋友、家人、夫妻、父母子女間愉快的關係及不尋常的愛裏,看到那位關愛世人之上帝的證據。「母親怎樣安慰兒子,我就照樣安慰你們。」(6613)「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10313)

但是那見證有一位慈愛創造主的同一陽光,也能將大地化為焦土、帶來飢荒。那同一雨水,也可變為洪流,使許多人全家滅頂。那同一高山,也可崩裂、坍塌——讓人粉身碎骨。而人際關係常含有妒忌、忿怒,甚至因仇恨而導致兇殺。

 

  圍繞著我們的世界發出混雜的信息。引起的問題比得到的答案要多。它顯示了善惡之爭的存在,但卻未解釋此項善惡之爭如何發生、誰在爭戰、為何爭戰、或誰是最後的得勝者。

 

2.特別啟示

  由於罪惡的蒙蔽,限制了我們對上帝藉創造而自我顯示之見證的理解能力。上帝在愛中,就賜給我們一種有關祂自己的特別啟示,藉以幫助我們解決這些問題。祂藉著新約聖經與舊約聖經,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將祂自己啟示給我們,使我們對祂慈愛的品格,不再存有任何疑問。祂先藉著眾先知賜下祂的啟示,以後則藉著耶穌基督,親自賜下祂最終的啟示。(112)

 

  聖經包含了有關上帝真理的論述,及祂成為人的啟示。這兩方面的啟示都是必要的。我們需要藉著耶穌基督認識上帝(173);也需要認識在耶穌裏的真理(421)。藉著聖經,上帝打破了我們思想、心靈及靈性的局限,將渴望拯救我們的心願傳給我們。

 

二、聖經的焦點

  聖經啟示上帝並將人的真相顯露出來。它顯露出我們的困境,並啟示上帝的解決之道。它描寫我們是失喪的人、遠離上帝,並啟示耶穌就是來尋找我們、帶我們回歸上帝的那一位。

 

  耶穌基督乃是聖經的中心。舊約聖經推介上帝的兒子是彌賽亞,是世人的救贖主;新約聖經則啟示祂是耶穌基督,是救主。聖經每一頁,或藉著象徵的表號,或藉著實體,都在啟示祂的品格或作為。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乃是上帝聖德最終的啟示。

 

  十字架成了最終的啟示,乃是因為它將兩個極端放在一起:人那深不可測的邪惡,與上帝無窮的愛。還有甚麼能幫助我們更深地透視人類多麼不可靠?還有甚麼更能顯明罪惡?十字架顯明了一位容許自己獨生子被殺的神。何等的犧牲?祂還能賜下甚麼更大之愛的啟示呢?誠然,聖經的焦點就是耶穌基督。祂置身在這個宇宙戲台的中心。祂在髑髏地的勝利,將在消滅罪惡上達到最高點。神與人將再度合一。

 

  上帝之愛的主題,尤其是基督在髑魄地犧牲中所顯示的愛——這宇宙中最偉大的真理,乃是聖經的中心。故此所有主要的聖經真理,都應從這樣的角度去研讀。

 

三、聖經的作者

  聖經在信仰及行為上的權威性,出於它的根源。寫聖經的人視聖經與其他的文學作品迥然有別。他們稱之為「聖」經(12;提後315)、「聖言」(32;來512)

 

  聖經的獨特性,基於它的根源。寫聖經的人說,他們的信息不是出於他們自己,而是從上帝那裏領受的。藉著上帝的啟示,他們能夠「見到」他們所傳的真理(參見賽11;摩11;彌11;哈11;耶3821)

 

  這些寫聖經的人指出,藉先知向人傳話的乃是聖靈(930;亞712)。大衛說:「耶和華的靈藉著我說:祂的話在我口中。」(撒下232)以西結寫道:「靈就進入我裏面」,「耶和華的靈降在我身上」,「靈將我舉起」(2211524),還有彌迦也作見證說,「我藉耶和華的靈,滿有力量。」(38)

 

  新約聖經承認聖靈在舊約聖經成書中所扮演的角色。耶穌說,大衛曾受聖靈的感動(1236);保羅相信聖靈曾藉以賽亞說話(2825);彼得則告訴人說,聖靈不是只領導少數的先知,而是領導眾先知(彼前11011;彼後121)。很多時候寫聖經的人,完全消失於幕後,只有聖靈被公認為唯一、真正的作者。「聖靈有話說……」、「聖靈用此指明……(3798)

 

  寫新約聖經的人,也承認聖靈是他們信息的來源。保羅解釋:「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提前41)約翰曾說:「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110),而耶穌也是藉著聖靈,差遣祂的門徒(12;參閱弗33-5)

 

  這樣,上帝以聖靈的位格,藉聖經啟示了祂自己。祂寫聖經,不是用祂自己的手,而是用了別人的手,在1,500多年中,約用了40雙手。既然是聖靈上帝默示寫聖經的人,那麼,上帝乃是聖經的作者。

 

四、聖經的默示

  保羅說:「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後316),譯成「默示」之希臘文原文Theopneustos, 字義為「上帝吹氣」。上帝將真理吹進人的心裏,人再用聖經的話將之表達出來。這樣,默示就是上帝傳達祂永恆真理的一項過程。

 

1.默示的過程

  上帝的啟示,是默示給受聖靈感動的「先知」(現代中文譯本彼後121)。這些啟示用人的語言表達,當然有人之語言的限制與不完全,但是它們仍是上帝的證言。上帝感動的是人——不是那些字句。

 

  先知們是否完全被動像錄音機一樣,將所錄的再放出來呢?在某些情況下,上帝曾吩咐寫聖經的人,精確地傳達上帝的話。但在大多數情形下,上帝叫他們盡力去描寫所見所聞。在後者的情況下,寫聖經的人便採用了他們自己的文體與風格。

 

  保羅說:「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林前1432)。真實的默示並不抹殺先知的個性、理性、德性或人格。

 

  以某種程度而言,摩西與亞倫的關係,可以說明聖靈與寫聖經之人的關係。上帝對摩西說:「我使你在法老面前代替上帝,你的哥哥亞倫是替你說話的。」(71,參閱出41516)摩西將上帝的信息告訴亞倫,亞倫再用他自己的語言及風格,將之傳達給法老。寫聖經的人在傳達上帝的命令、思想、理念時,也是同樣用他們自己語言的風格。因為上帝用此種方式與人交通,所以,聖經各卷書便因各聖經作者的教育程度與素養而呈多樣化。

 

  聖經「並非上帝思想與表達的模式。人必常常說,這樣的表達不像上帝。但是上帝並未將自己放在話語、邏輯與修辭學中接受試驗。寫聖經的人只是上帝的秘書,並非上帝的筆。」(1)「默示的作用不是在人的話語或他的表達上,而是要感動那個人,使他在聖靈的影響下文思泉湧。但是那些話語留下了各人思想的痕跡,上帝的思想因此被沖淡了。人的願望、思想與上帝的旨意、思想相結合,人所發表的話就這樣成了上帝的聖言。」(2)

 

  但有一次,上帝說話,也寫出精確的字,就是十誡。它們非人的作品,乃是上帝的作品(201-173118;申1045)。但雖然是上帝的作品,它仍然受人類語言的限制。

 

  這樣,聖經是用人類語言所表達的神聖的真理。就像教嬰兒學量子物理學那樣,試想像上帝要將神聖的真理傳給有罪又有限之人類時,所面臨的困難。由於我們的有限,而使上帝所能傳給我們的信息受到了限制。

 

  道成肉身的耶穌,與聖經之間有著相似之處:耶穌是神與人的聯合,神性與人性合而為一。聖經同樣也是神與人的結合。「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114)這話論到基督,也同樣可用在聖經上。這神、人的結合,使聖經在文學中成為獨特的著作。

 

2.默示與聖經作者

  聖靈曾預備一些人,傳達神聖的真理。聖經未曾詳細解釋,上帝怎樣使這些人具備這種資格。但是上帝以某種方式,在神與祂的代表之間,形成了一種連結。

那參加寫經的人受上帝的揀選,並非由於他們有天賦才幹。上帝的啟示,也不一定使那人悔改或保證他得永生。巴蘭在默示之下宣講過上帝的信息,但他的行為卻違背了上帝的教訓(22—24)。為聖靈所用的大衛曾犯大罪(參閱詩51)。所有寫聖經的人,都具有犯罪的天性,天天需要上帝的恩典(參閱羅312)

 

  聖經的作者蒙默示的經驗,遠勝過蒙光照或蒙神聖的引領,因為這些會臨到一切尋求真理的人。事實上,有時寫聖經的人在寫的時候,並不完全了解他們所傳達的信息(彼前110-12)

 

  作者們對信息的反應並不一致。但以理與約翰說,他們對他們所寫的東西,大感困惑。(827;啟54)彼前110指出其他的聖經作者,也曾尋求他們所傳並別人所傳之信息的意義。有時這些人懼怕傳講某個默示的信息,有的甚至與上帝辯論(1章;拿11-341-11)

 

3.啟示的方法與內容

  聖靈常常用異象與異夢,將神聖的知識傳給人(126)。有時祂用聽得見的聲音說話,或向我們內在的感覺說話。上帝曾在撒母耳的耳中說話(英文聖經撒上915譯為In the ear):撒迦利亞領受的是表號及解釋(4):保羅與約翰所見的天國的異象,都伴隨著聽得見的教導(林後121-4;啟45);以西結看到別處發生的事(8)。某些聖經作者參與異象中的活動,完成某些工作,成為異象的一部分(10)

 

  至於內容,聖靈將尚未發生的事啟示給某些人(27812)。還有其他的聖經作者則從他們的個人經驗,或已有的歷史記錄中揀選資料,記錄一些歷史的事件(士師記;歷代志下;四福音書;使徒行傳)

 

4.默示與歷史

  聖經所說:「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對於道德與屬靈的生活都有益處,也都具有威權(提後31516)毫無疑問的,挑選資料的過程是上帝所引導。不論這些資料是出於個人的觀察,或根據耳聞或記錄的資料來源,或由直接的啟示,都是藉著聖靈的引領而臨到寫聖經的人。這確保了聖經是可靠的。

 

  聖經不僅啟示抽象的道理,它也在上帝與人類的互動中,啟示出祂的計畫。祂的自我啟示,植根於發生在某一時間與空間的真實事件中。這些歷史記載的可靠性極為重要,因為它們形成了我們了解上帝品格與旨意的架構,正確的了解引致永生,不正確的觀點引致錯亂與死亡。

 

  上帝曾吩咐一些人將祂對待以色列人的歷史寫下。這些歷史的記述與世俗的歷史觀點有別,構成聖經的重要部分(參閱民3312;書242526;結242)。它們提供我們從上帝立場所見之客觀歷史。聖靈賜給聖經作者特別的洞察力,使他們能記載下善惡之爭中那能顯明上帝的品格,並領人追求永生。

 

  歷史事件乃是「模範」或「鑑戒」,為要「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林前1011)保羅說:「從前所寫的聖經都是為教訓我們寫的,叫我們因聖經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著盼望。」(154)所多瑪與蛾摩拉的毀滅,乃為警告或鑑戒(彼後26;猶7)。亞伯拉罕稱義的經驗,乃是每一個信徒的模範(41-25;雅214-22)。甚至舊約聖經中的民法,也充滿了深邃的屬靈意義,並為了我們今天的益處而寫(林前989)

 

  路加說他寫福音書,乃是因為他要記載耶穌的生平,「使你知道所學之道都是確實的」(14)。約翰選擇記在他福音書裏的耶穌生平,目的是:「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並且叫你們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2031)上帝領導聖經作者們,以一種領我們得永生的方式來寫歷史。

 

  聖經人物的傳記,提供我們另一個上帝默示的證據。這些記載小心地描繪這些人品格上的優點與缺點。他們忠實地描繪這些人物的罪惡,正如他們忠實地描繪他們的成功一樣。

 

  挪亞的不節制或亞伯拉罕的不誠實,都未曾加以掩飾。摩西、保羅、雅各、約翰所表現的脾氣,都記錄下來了。聖經歷史暴露了以色列最聰明之王的失敗,以及十二先祖、十二使徒的軟弱。聖經未為他們推卸罪責,也未試圖減輕他們的罪辜。它描寫出他們各人的本來面目,以及他們靠著上帝的恩典所變成,或本來應該改變而未能改變的人。若無上帝的默示,沒有一個傳記作者能寫出如此透徹的分析。

 

  聖經作者們將聖經中所有的歷史看為真實的歷史記錄。不是神話或表徵。許多現代懷疑派不接受亞當夏娃、約拿及洪水的故事。但是耶穌卻接受這些記載為正確的史實。並且在屬靈上也是適切的(1239-41194-62437-39)

 

  聖經並沒有教導人部分默示或不同程度的默示。這種理論只是一種臆測,剝奪了聖經神聖的權威。

 

5.聖經的精確性

  正如耶穌「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114),為了使我們了解真理,聖經也同樣以人類的語言賜下。聖經由默示寫成,保證了它的可靠性。

 

  上帝除了保證聖經的真實性及有效性之外,祂如何保護經文傳遞的安全?雖然古經卷中顯然有差異,但其主要的真理卻蒙保存(3)。雖然很可能抄寫聖經的人及翻譯聖經的人造成一些小錯誤,但從聖經考古學的證據顯示,許多所謂的錯誤,實際上乃是學者們的誤解。有些問題的發生,是因為人用西方人的眼光看聖經歷史的緣故。我們必須承認,人所知道的有限——他們對於上帝旨意的運行,所知只是片段而已。

 

  因此,理解上的差異,不應該損及我們對聖經的信心。它們經常是我們理解不正確的結果,並非實際的錯誤。我們若讀到一句話或一節經文不完全了解,難道上帝該負責嗎?我們或許永遠不能解釋聖經中的每一節經文,我們也實在不必完全了解。已經應驗的那些預言,已證實聖經的可靠性。

 

  雖然有人企圖毀滅聖經,但聖經以驚人地甚至奇蹟很精確地般保存了下來。將死海經卷與後期的舊約聖經相比較,顯出了傳遞時的細心。它們證實了聖經作為上帝旨意的啟示,是可靠而可信的

 

五、聖經的權威

  聖經具有神聖的權威,因為在聖經中上帝藉著聖靈說話,這樣,聖經就成了上帝的聖言。如此說的憑據在那裏?這在我們追求知識及我們的生活上,有何意義呢?

 

1.聖經的宣告

  聖經作者們見證他們的信息直接來自上帝。就是臨到耶利米、以西結、何西阿及其他作者的「耶和華的話」(1129;結13;何11;珥11;拿11)。作為上帝的使者(113;代下3616),上帝的先知們受吩咐要奉祂的名說:「耶和華如此說」(24;參閱賽77)。上帝的話構成了他們的證書與權柄。

 

  上帝所使用的代理人,有時會退至幕後。馬太講到他所引用的約先知的話及其背後之權威時說:「這一切的事成就,是要應驗主藉先知所說的話。」(122)他認為耶和華是直接的作者,是權威而先知只是間接的作者。

 

  彼得說保羅所寫的是聖經(彼後31516)。保羅也為他所寫的作見證說:「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112)新約聖經作者接受基督的話為聖經,認為它們具有與舊約聖經同等的權威(提前518;路107)

 

2.耶穌與聖經的權威

  耶稣在傳道時期中,始終強調聖經的權威。受魔鬼試探或與祂的對手爭戰時,「經上記著說」是祂的防衛,也是祂攻擊的武器(44710;路2017)。祂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祂說:「乃是靠上帝口裏所出的一切話」(44)當被問及如何能進入永生時,祂回答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念的是怎樣呢?」(1026)

 

  耶穌將聖經於人的遺傳與意見之上。祂責備猶太人不顧聖經的權威(77-9),並叫他們要更細心地去研讀聖經。祂說:「這經你們沒有念過麼?(2142;可121026)

 

  祂堅信預言的權威,並說預言是指著祂自己。祂說:「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你們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為他書上有指著我寫的話。(53946)耶穌最折服人的話是,祂有一個神聖的使命,是為了應驗舊約聖經的預言而來(2425-27)

 

  因此,基督曾毫無保留地接受聖經,為上帝對人類旨意之權威啟示。祂視聖經是真理,是一項客觀的啟示。上帝賜下它,為了要領人脫離錯誤的遺傳與神話的黑暗,並領他們進入得救知識的亮光之中

 

3.聖靈與聖經的權威

  耶穌在世時,宗教界的領袖與粗心的群眾,皆認不出祂真實的身分。有人覺得祂是先知,像施洗約翰、以利亞或耶利米一樣——僅僅是一個人當彼得宣稱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時,耶穌指出這樣的宣稱,乃是出於神聖的光照(1613-17)。保羅強調這項真理說:「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林前123)

 

  對於寫下的上帝聖言也是如此,我們的心思若無聖靈的光照,就永不能正確地了解聖經,或甚至承認它是上帝權威性的旨意(5)。因為除了上帝的靈,也沒有人知道上帝的事(林前211)。「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上帝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唯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林前214)結果「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林前118)

 

  唯有藉著那「參透上帝深奧的事」(林前210)之聖靈的幫助,人才能相信聖經是上帝及祂旨意的啟示。那時十字架才成了「上帝的大能」(林前118)。他就可以與保羅同作見證說:「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上帝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上帝開恩賜給我們的事。」(林前212)

 

  聖經永不能與聖靈分開,聖靈是聖經的作者,也是聖經的啟示者。

 

  聖經在我們生活中權威的大小,是依我們對啟示的觀念而定。我們如認為聖經只是人的見證集,或者我們所賦予聖經的權威,是看它如何刺激我們的感覺或感情而定,那麼我們就會減弱聖經在我們生活中的權威。但如果我們分辨出這是上帝藉著聖經作者說話的聲音,不管這些寫作者曾經多麼軟弱,有多少缺點,聖經在教訓、督責,使人歸正及教導人學義上,都是絕對的權威(提後316)

 

4.聖經權威的範圍

  聖經與科學之間的衝突,常是臆測所造成的當我們不能使科學與聖經相和諧之時,乃是因為我們對聖經或對科學不完全了解的緣故……但若了解得正確,它們是完全和諧的。」(6)

 

  人的一切智慧,都必須置於聖經的權威之下。聖經的真理是一切的基準,所有其觀念都藉它測試若用有限之人的標準去判斷上帝的聖言,就如要用尺去量度星星一樣。不可將聖經置於人的標準之下。它乃超乎一切人的著作與智慧之上。我們不但不能判斷聖經,相反的,每一個人都要受聖經的審判。因為它是品格及一切思想與經驗之試驗的標準

 

  最後,聖經甚至對於來自聖靈的恩賜,也保留了它的權威,包括預言與說方言的恩賜(林前1214;弗47-16)。聖靈的恩賜並不代替聖經,它們必須受聖經的試驗。若與聖經相背,就必須視為虛假而丟棄。「人當以訓誨和法度為標準,他們所說的,若不與此相符,必不得見晨光。」(820)(參見本書第18)

 

六、聖經的一致性

  若膚淺地聖經,就只能獲得膚淺的了解在這樣的閱讀下,可能會發現聖經只是一堆混雜的故事、訓誡及歷史。但是那些接受上帝聖靈的光照,樂意用忍耐及多方禱告尋找隱藏真理的人,就會發現聖經證明了其所教導之救恩原則的一致性。聖經並非單調地一致,相反地,它涵括豐富而多彩多姿,彼此和諧又深具罕見獨特之美的見證。因為它涵蓋了多種情況,就更能滿足各時代人的需要。

 

  上帝並未用一種繼續不斷的方式向人啟示祂自己而是在連續的世代裏,一點一點地顯明。無論是摩西在米甸曠野或是保羅在監獄中,聖經的卷冊都顯示那同一位聖靈的交通——了解這種「漸進的啟示」,就能幫助了解聖經及其一致性。

 

  雖然寫的時間相離許多世代,新約聖經與舊約聖經的真理卻是不可分割的它們並不彼此衝突,新舊約聖經乃是一體,正如上帝是三位一體一樣。舊約聖經藉著預言與表號,啟示了救主就要降臨的福音而新約聖經則藉著耶穌基督的生平,啟示出已經來到的救主——實際的福音兩者都啟示同一位上帝。舊約聖經作為新約聖經的基礎,成為打開新約聖經的鑰匙而新約聖經則解釋了舊約聖經的奧秘。

 

  上帝慈悲地呼召我們,藉著查考祂的聖言認識祂。在其中我們可以找到得救的確據之豐盛的祝福。我們可以親自發現聖經對「教訓、督責、使人歸正及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藉著聖經,我們「得以,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懷愛倫著《信息選粹》卷一第21

2:同上。

3:懷愛倫著《早期著作》第220221

4Siegfried H. Horn著《The Spade Confirms the Book》。

5:參考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聖經研究所發行《聖經研究法》。

  G. M. Hyde編的《釋經論文集》。

  Gerhard F. Hasel著《Understanding the Living Word of God》。

  Gerard Damsteegt著《Interpreting the Bible》。

6:懷愛倫著《先祖與先知》原文114

 


引用:中國福音網站